首页 - 所有文章 - 行业资讯 - 正文

春天的小蒜

春天来了,强烈的春风吹得残雪早早消融,也把大地里吹绿。

小草露出头来东张西望,沐浴着凉意的春风,点点滴滴的绿色就在乡村铺展开来的时候,家乡的野菜随处可见,荠菜、苜蓿、灰菜,闻起来就香的香椿,还有满山遍野的槐花……而我独独偏爱家乡的小蒜。

田埂边、果园里、乡路旁,小蒜挺直倔强的身子,或一簇簇地拥在一起,或三两株散长着,装点着生机盎然的春天的时候,恰是我到野外山坡沟堑处挖野小蒜的时候。

小蒜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属于百合科,是多年生草本果为蒴果。中药叫薤白,鳞茎近球形,外有白色膜质鳞皮,它长得像独头的大蒜,但比大蒜小很多,气味又有点像葱。分布的地域很广,从西北到南方都有生长,夏季休眠,春秋两季长势旺盛。性辛、味略苦、温。具有健胃止痢、止痛通阳化气的功效。

小根蒜喜荫,最先露出新芽的地方,大都是山坡抑或田间的最洼处。尤其是在阳光不易光顾的地方,积雪融化成相思眼泪的地角,连片儿地生长,所以往往发现一簇的时候,便会按二连三地发现更多的。一株株,一苗苗,一片片,在春季里摇摆着秀色可餐的身姿茁壮成长。

它的叶苗长得像韭菜,娇嫩嫩的模样如出水荷尖般清新淡雅,那种出浊泥不染的干净,那种美丽,在山边,在田野,在乡间随处可见,那轻轻摇曳着的净美,极力地吸引我们的注意。它比一般的野菜早露出地面,也是我们一年当中最早吃到的绿色蔬菜。

小时候的生活水平低,秋季准备的过冬蔬菜不过是白菜、酸菜、萝卜、洋芋,到春天的时候已经吃完了,饭桌上除了主食外,只有一碟咸菜。人在青黄不接的时候最容易“上火”,动不动就烂嘴角。离春播时节又长。能吃上菜园里的青菜还需要一段时间。要想吃到青菜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大地里挖野菜。改变空荡的饭桌。所以年年的早春,我都去挖野菜,有小蒜、苜蓿、灰菜、猫耳朵等,这些都是在刺嫩芽树木还未返青的时候长出来的。都是苦春时节首选的好菜。

当盼到泥土刚刚化冻,春天的原野还处在一片枯树期时,小根蒜已经摇晃着曼妙的身姿,在春风中细细的向我们招手。那刚刚冒出的绒绒绿色,是万物复苏枝繁叶茂的初始。也是希望的源泉。在田间地头的枯草里,寻找那弱弱的绿色。

乡下的孩子,对大自然无私的馈赠,有着独到的感悟和自觉。

它裹着春雨后点点滴滴晶莹的露珠,散发着春天山野间独有的气息和泥土的芳香。一般生长在草丛茂盛的地方,分布零散,采挖不易,且要有足够耐心才行。我把眼睛得睁得大大的,看见了久违的绿色时,心情愉快极了,急忙把剜刀深深地插进土中,小心翼翼地剜出小根蒜,用手轻轻地捏着那丝丝的绿意,抖掉土粒,露出白嫩嫩的蒜头,一棵或是三五棵小根蒜便在手里了。

小蒜是春季一道鲜美的野味。

小蒜提回家,先清洗干净——这时,水灵灵的小蒜更显茎白叶绿,惹人喜爱。

母亲抓上一把切成碎末,放进装有面粉的大碗里,加上水和盐搅成糊,倒入油锅里摊成薄饼;或是做一盘小蒜炒鸡蛋,出锅时那叫一个辛香浓郁、色泽诱人,吃上一口满嘴生津、回味无穷。

剩下来的小蒜会被母亲放到簸箕里晾干。这一绺绺青绿鲜嫩的小蒜最经不起春日暖阳照晒,很快便萎缩着失去了水分。随后,母亲把小蒜切碎了、撒上盐,用手搓揉均匀后装进坛坛罐罐里腌制。经过几天贮藏,再次开坛时,小蒜那浓烈扑鼻的辛辣味便在屋里尽情地弥散开来。腌好的小蒜用来下饭,生津开胃,越吃越香,清贫的日子也变得有滋有味。

春天的小蒜格外鲜嫩清香,有“三月小蒜,香死老汉”的民谚。小蒜的吃法有很多,可以包饺子、拌豆腐、炒腊肉、炒鸡蛋等。不管是哪一种吃法,都让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

小蒜,尤其是春天的小蒜,嫩嫩的、香香的、水灵灵的。每年八月份也有一茬小蒜,但远不及春天的鲜嫩。但无论如何,这是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全都是精华,是我们几千年来食物基础来源。儿时穿梭在大自然地欢乐,让我今天对于大自然特别敬畏。家乡的山山水水,沟沟堑堑里承载得全是快乐,到处是春天的美好记忆。

我一直都喜欢小根蒜,喜欢它在青黄不接时成为饭桌上一道奢侈的菜肴,喜欢它在寒冷的日子里快乐的生长,喜欢它不畏严寒最先成为餐桌上的佳肴。喜欢它腌成咸菜后不改清香的本性。

儿时吃小根蒜是为了搭配饭填饱肚子,现在吃小根蒜更增添一种保健养生的心情在里面。它是生长在寒凉中的野菜,生命力旺盛,具有预防贫血及解毒作用,增强免疫力,还能够促进毛发生长和防止皮肤老化。是冠心病、慢性肠炎、高血脂病人宜常食用的佳品。

许多年了,常会在春天的时候想童年的情景。想我在大地里跑老跑去的剜小根蒜,想阳光和春风把我的小脸吹得黝黑。想小筐里或多或少的成绩。想回家的路上,抠掉小手上已经干固的泥土,带着灿烂的笑容,抚平吹乱的发丝,那些快乐都是我对小根蒜不忘的情怀。

儿时的故乡,才是真正的世界!只那么很小很小的一株株小根蒜,便足以让我们感受到了生活的幸福和快乐。而如今,成长在现代文明里的人们,又有几人能有如此发自于内心的感悟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