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团队成员 - 正文
刘春凤

刘春凤

歌手

土生土长的安塞民歌手刘春凤,是一位近年来很少见的,让对陕北特别了解或土生土长的陕北人由衷喜爱的一位陕北民歌手。她那火辣辣的歌声,能让一些行家听的热泪盈眶,如痴如醉。

真正意义上的陕北信天游,在时代前行急促的脚步声中,与人们渐行渐远,许多陕北民歌手没有真正理解信天游中的真正含义,更不注重对陕北传统与历史的了解,在那里简单地模仿或声嘶力竭地吼唱,让听者觉得陕北民歌越唱越找不着感觉,越听越乏味。无病呻吟之声,无法勾起听者内心深处的感动时,刘春凤玩耍般地走了出来。她一张口,一曲“黄河哟——浪头哟——半天云,哥哥哟——你实实地想死个人……”让那些对陕北民歌失望的人们一下子懵在那儿。这个年轻漂亮也洋气的陕北女子一唱三叹,深情悠长的吟唱,深深地震撼着人们的心扉。

陕北信天游是陕北人自己唱给自己,安慰孤寂心灵的歌,大部分歌儿是唱相思苦恋、生离死别的人生之苦的苦情之歌。可以说这部分歌子是信天游中最震撼人心的,但也是一般人无法找到真实的感觉,难以表达出其中的那份愁绪与无奈的埋怨,而刘春凤的歌声却非常到位地表达出了这一切,撕扯出人们情感深处的愁绪,在刺痛人们心灵的同时,又让那疼痛中涨满了无与伦比的震撼与感动。于是,她的歌声让那些生活在陕北的人,让那些对陕北文化的研究造诣很深的专家学者们有了久违的共鸣之后热泪盈眶。

刘春凤是地地道道的安塞人,她的家在坪桥镇梅塔村,他家在当地是真正的高门大户,一直比较殷实富裕。她爷爷在陕北革命初期就参加了刘志丹、谢子长的队伍,后来为了照顾家中老小,就回家务农,让兄弟刘琪瑞全身心地投身革命事业,使弟弟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位官至正部级的领导,离休前任国家林业部纪委书记。而刘春凤的父辈们也是少有的,兄弟六人,个个行事大气、耿直,深受安塞人们的尊敬。老大曾任安塞县教育文化局局长多年,为安塞的文化、普九校建、教育改革等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老五在安塞县官至常务副县长后,曾任志丹、甘泉县长、县委书记,后任延安市政协副主席,对安塞的文化教育、农业产业等社会事业建设均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和成绩,在外边任县长、县委书记也造福一方,留下了美名。可以说是安塞人在延安市从政的人们中威望最高的一位“大哥大”,也是安塞人引以为荣的一个人。刘春凤的父亲是兄弟中老二,在村里任党支部书记40多年,是个性格豪爽、行事大气,深得大家信服的汉子,也是一名喜爱在山里洼里吼唱几句信天游的率性之人。刘春凤从小生活在陕北的山沟里,自然而然地就跟上父亲学唱起了信天游。

上学参加工作,刘春凤似乎与信天游渐行渐远了,但听着一些不了解陕北传统与历史的人,声嘶力竭地吼出的那些让人听了乏味的噪音,对陕北传统文化有一定感受和理解的刘春凤实在是听不下去。1993年,刚刚中专毕业回乡的她听说县上要举办首届陕北民歌大赛,闲着没事的她就抱着玩的心态报了名。没想到的是初赛、预赛她一帆风顺地走了过来,到决赛时,谁也不是太在意的她一鸣惊人,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一等奖。就在人们诧异、惊奇的同时,都希望这个长相美丽端庄,行为举止落落大方的17岁俊女子在陕北民歌上有所发展、建树之时,她却一个漂亮地转身,去参加工作,继而结婚生儿育女地过普通人的日子去了。因为那时的刘春凤,从心里并不是多么看重当演员唱民歌这一行当,之所以出来参加比赛只是觉得一些人唱的陕北民歌与自己理解的不同,只是想让大家听一下自己理解的信天游,但一辈子以唱歌为生,并不是她追求的事业。于是,刘春凤在安塞的各种演出及民间文化活动中不再露面了,也渐渐地让人们淡忘了。

时过境迁,在第一次参加大赛后的第11个年头后,即2004年5月,安塞县又掀起了新一轮的以民间文化为基础,建设文化大县、强县的热潮。这时,在乡镇工作了十来年,想回县里工作,同时,又听到即将举行的“新秀杯”第三届陕北民歌大赛上,有自己非常喜欢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贠恩凤,国家一级作曲、陕西省音乐家协会主席贺艺等人当评委,就在最后一天报了名。这次大赛中,对生活和陕北民歌有了更深理解的她唱的《圪梁梁》、《哥哥你实实想死人》等信天游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安塞人在赞叹之余都说:“只知道刘春凤人漂亮,干事利索、干脆,没想到她唱歌唱的更好更漂亮呀!”她的歌声,让贺艺、贠恩凤等人都竖起了大拇指。她获得了二等奖,同时也被县上从乡镇调回县文化馆,成为一名专业的文化工作者。到文化馆工作后,不是太喜欢在舞台上唱歌、当演员的她明白,以后不管喜欢不喜欢,这是自己的职业,也是自己的事业了。

玩耍般地又开始唱信天游的刘春凤,在2004年7月的陕西第十届全国推新人大赛暨第二届中国西部歌手、器乐、舞蹈大赛上获中青年民族唱法铜奖,并代表陕西在北京的总决赛上获优秀奖,此后,连续在陕西以及西北五省“花儿”歌手邀请赛、中国南北民歌擂台赛等赛事中获奖,特别是2007年在陕西省陕北民歌网络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最让她激动的是她的歌声先后获得贺艺、贠恩凤以及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著名音乐家赵季平,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等国内顶级权威人士的称赞和好评。2006年,在贺艺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白秉权的指导下,刘春凤出版了个人首张陕北民歌演唱专辑。2010年,延安市委市政府以延安形象礼品的形式,又为她和王建宁出版了《刘春凤、王建宁陕北民歌》专辑,还四次应中央电视台《小崔说事》等栏目的邀请、录制陕北民歌,参加了湖南电视台、山东电视台、江苏卫视等国内电视台的邀请,在各地为人们献上地道的信天游,让人们领略到了信天游的美。

在唱歌之余,她还在电影《鼓王》中担任了一个角色,影片中她大胆而到位的表演,又让安塞人吃了一惊,人们赞叹:“这刘春凤,弄甚像甚呀,真不知这婆姨有多大的能量,真是个有本事的俊婆姨呀!”

就陕北民歌中最难唱的悲情歌子的演唱,刘春凤目前可以说是一位最能抓住听者的心,让人震撼、感动,甚至于流泪的歌手。她能让人们在她的歌声中真切地感受到独守空房的小媳妇欲哭无泪的思念,无可奈何的哀思与如泣如诉的呼唤,让你在刻骨铭心、荡气回肠的震撼中热泪盈眶。刘春凤的歌声多了几分历史的厚重与陕北黄土高原的苍凉与浑厚。刘春凤,民歌之乡安塞特色鲜明的苦情陕北民歌手!
就在这篇稿子刚刚写完,刘春凤和王建宁两个人以组合的形式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2013年4月份的一场比赛,获得了周赛冠军、月赛亚军,接着,中央电视台三套“回声嘹亮”又为他们搞了一台专场演出。能不能走到年赛,会不会有王二妮那样的幸运和知名度我们现在不得而知,但是,我相信刘春凤和王建宁不会让大家失望的,特别是刘春凤的歌声,会让大家体味到信天游的另一种美和韵味的。

刘春凤是地地道道的安塞人,她的家在坪桥镇梅塔村,他家在当地是真正的高门大户,一直比较殷实富裕。她爷爷在陕北革命初期就参加了刘志丹、谢子长的队伍,后来为了照顾家中老小,就回家务农,让兄弟刘琪瑞全身心地投身革命事业,使弟弟成了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位官至正部级的领导,离休前任国家林业部纪委书记。而刘春凤的父辈们也是少有的,兄弟六人,个个行事大气、耿直,深受安塞人们的尊敬。老大曾任安塞县教育文化局局长多年,为安塞的文化、普九校建、教育改革等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老五在安塞县官至常务副县长后,曾任志丹、甘泉县长、县委书记,后任延安市政协副主席,对安塞的文化教育、农业产业等社会事业建设均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和成绩,在外边任县长、县委书记也造福一方,留下了美名。可以说是安塞人在延安市从政的人们中威望最高的一位“大哥大”,也是安塞人引以为荣的一个人。刘春凤的父亲是兄弟中老二,在村里任党支部书记40多年,是个性格豪爽、行事大气,深得大家信服的汉子,也是一名喜爱在山里洼里吼唱几句信天游的率性之人。刘春凤从小生活在陕北的山沟里,自然而然地就跟上父亲学唱起了信天游。

我的特长

我的特长
唱歌
92%
表演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