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团队成员 - 正文
赵华英

赵华英

陕北说书市级传承人

赵华英与传统概念中的书匠真的不好联系在一起的,近一米八的个头,标准英俊的长相,温文尔雅的气质,放在说书艺人中去考量,他真是个英俊的汉子。

1962 年 11 月,赵华英出生在安塞县高桥乡高咀村的一个贫困的家庭,从小爱唱爱跳,在村里上完小学又到乡上的中学上初中,然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到安塞第二中学上高中。但此时,也就是70 年代中期,陕北农村到了一个贫困至极的岁月,上高中正在长身体的他一天只能吃八两饭,半年一共吃了不到 90 斤粮,就这也是一家人从牙缝里抠出来的,而且一家人再也没有力量拿出下一个学期的90 斤粮食了。无奈之下,身为家中老大的赵华英只好含泪退学,到外边打工补贴家用。接着结婚,有了大女儿后,由于上高中时经常饿肚子,他的胃有了毛病,且越来越严重。有一年,他五个多月天天喝两大碗中药度日。病痛让他对生活甚至生命也丧失了信心。

就在赵华英在家养病,对生活丧失信心的时候。恰巧陕北说书艺术家解明生到他们村上说书。在听说书休息的空闲里,赵华英对解明生说了自己的情况和对生活及命运的无奈与失望。解明生在开导他的同时,也讲了自己一生的坎坷与磨难,希望他树立积极的人生态度,要有与命运抗争的勇气和信心。敬仰解民生艺术又敬重他人品的赵华英,心头一热,就提出拜解明生为师。也喜欢上了这个贫困家庭出身,谈吐不凡、有文化的年轻人的解明生,痛快地答应了。

学艺三个月,人聪明、爱钻研的赵华英就出了师。为了让婆姨娃娃能吃上饭,此时胃病还不好,经常发作的赵华英带病开始走村串乡说书行艺维持生计。后来,为了生计,他还将家搬到甘泉。1989 年,解明生组建安塞县曲艺队时,想起了他这个诚实、人品好、艺术水平也不错的弟子,找到他,要他和自己一起干。赵华英就立即回到安塞,跟着师傅跑前跑后地办起了曲艺队。但由于此时社会发展,各种新的娱乐形式的出现和电影电视的发展,曲艺队的市场快速萎缩,演员们的收入很不乐观,赵华英每月 80 来块钱的工资,连给孩子们交学费、借读费都不够,只好在曲艺队没有什么事的时候,和别人一起到子长、安塞北部乡村里走村串户说书赚点钱以补贴家用。1994 年,他又和志丹的同行朋友一起到西安一个陕北美食饭店坐堂表演陕北说书。在西安的收入还不错,也见了各色的陕西及全国各地的文化艺术界名人,还为原全国政协副主席马文瑞等领导做过说书表演。后来他还跟着安塞县秦剧团唱了两年秦腔,但不论在那里干,只要解明生的曲艺队需要他,他就会不计得失、义无反顾地回去。

曲艺队几经沉浮后, 2000 年,安塞县委、县政府终于让曲艺队成为一个正式的事业单位,有了经费和正式人员编制。把自己和曲艺队的命运捆绑在一起的赵华英,也作为解明生最器重的一位弟子和说书演员,成了曲艺队的专业演员。成为正式的演员,不仅收入不错了,一家人的生活没有问题了,而且也给了在陕北说书艺术传承、探索之路上不断前行的他许多的动力,他多年耕耘和为说书艺术而流的汗水也有了回报,赵华英获得了许多的荣誉和社会的认可。从 1991 年为陕西音像出版社录制陕北说书《王贵与李香香》,担任主演兼琴师开始,在陕西省曲艺大赛、曲艺绝活才艺大赛、陕西首届喜剧幽默电视大赛和小戏、小品大赛,陕西省第四届艺术节,农民文化艺术节及陕西省陕北说书大赛等全省赛事上,他都获了奖,且以一等奖居多,而且他创作的曲艺作品也在省、市大赛上斩获好几个创作一等、二等奖,还应邀赴德国、在柏林亚太周中国活动周,把陕北说书这一古老的陕北民间艺术展示给德国观众。由于在陕北说书这一领域的突出成绩和贡献,赵华英先后被陕西省曲艺家协会、中国曲艺家协会吸收为会员,也成了延安曲协常务理事和延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陕北说书)的代表传承人。

赵华英是新一代陕北说书艺术家中难得的一位全面、综合型人才,不仅说书技艺高超、三弦演奏技巧娴熟,擅长表演悲剧性书目,还是一个有一定创作能力的笔杆子,经常有说书、快板、链子嘴、小品、小戏等剧本和关于陕北说书的理论性文章见诸报刊。从 2010 年起,他四处奔波,协助解明生筹办安塞陕北说书研习所、筹备成立安塞曲艺家协会的同时,2013 年 5 月,他又着手为安塞县申报“中国曲艺之乡”而撰写材料、搜集整理有关资料。虽然忙的经常找不着北,顾不上家,但情系陕北说书的赵华英说:为陕北说书这一自己痴爱的民间艺术,吃再多的苦,流再多的汗也是快乐和幸福的事。

赵华英是新一代陕北说书艺术家中难得的一位全面、综合型人才,不仅说书技艺高超、三弦演奏技巧娴熟,擅长表演悲剧性书目,还是一个有一定创作能力的笔杆子,经常有说书、快板、链子嘴、小品、小戏等剧本和关于陕北说书的理论性文章见诸报刊。从 2010 年起,他四处奔波,协助解明生筹办安塞陕北说书研习所、筹备成立安塞曲艺家协会的同时,2013 年 5 月,他又着手为安塞县申报“中国曲艺之乡”而撰写材料、搜集整理有关资料。虽然忙的经常找不着北,顾不上家,但情系陕北说书的赵华英说:为陕北说书这一自己痴爱的民间艺术,吃再多的苦,流再多的汗也是快乐和幸福的事。

我的特长

MY SPECIALTY
陕北说书
95%